青蛙骑手1
当前位置Locality: 关注蛙类网主页CARE FOR FROGS Homepage蛙的文学与艺术Literature art of frogs>page1
戏剧《青蛙骑手》作者: 老舍

第一场
时间 在古远时代的那么一天。

地点 青蛙骑手的家。

人物 母亲 蛙儿 父亲〔幕启:一片晴空,远山起伏。近处山坡上种着点青稞。山凹避静处有两间破旧的小屋——青蛙骑手的家。母亲独自在屋外缝补旧衣。

母亲 如水光阴日夜流,二十载风霜,青年夫妇白了头!

怕只怕没有继世的好儿女,青山有柴谁去收?

我夫妇也曾日夜勤祷告,含着热泪呀向江山主宰虔心祈求:神哪,我们无贪心,只求一件宝,有了这件宝,青山长在水长流!

神哪,赐给我们一个健壮的好儿子,能耕能种,能骑快马猎牦牛。

神知道:没有勤劳良善的下一代,山为谁来绿,水为何人流?

感谢神,听到了我们的虔诚祈祷,我年过四十啊昂起了头:谁敢再笑我是华而不实的树?

五月的红花呀,结了石榴!

唉,可是呀,怀胎七月,受尽辛苦,生下了青蛙,圆胖的身上绿油油。

一对鼓鼓的眼,一张阔阔的口,没有柔软的黑发盖着头。

难怪老伴儿双眉皱,

我自己呀,也怎不满面羞!

神哪,我作过什么不公正的事,不给我们添喜只添忧!

老伴儿要将蛙儿弃到池塘里,清风明月任它独自水中游!

我不!不!莫说一条活生命,就是一块石头啊,娘也要紧紧搂在胸头!

自己的孩儿多么丑陋也不丑,我与它形影不离,七度春秋。

我不肯叫它出门去玩耍,唯恐啊,叫外人看见闲言碎语喋喋不休!

可是呀,哪个娃娃不爱玩耍?

哪个英雄成长在屋里头?

转眼不见,蛙儿又跑出去,儿去游山玩水母担忧!

(叫)蛙儿!蛙儿!

〔音乐奏《青蛙之曲》。蛙儿负着一大捆干柴,手持一束野花,上。

蛙儿 上山打柴是一个好游戏,顺手儿摘来几朵花;

有柴好生火,

野花献给亲爱的妈!(放下柴,献花)

妈,看我长得多么快!

母亲 七岁身高四尺五,我的好娃娃!

蛙儿 看我的力气多么大!

母亲 这些柴火本该两人抬,我的好娃娃!

蛙儿 我的头还没顶到天,我的力气还不能降野马!

我要天天越岭登高峰,天天游泳在龙潭下,

练成钢筋铁骨力拔山,天下第一个好娃娃!

母亲 可惜呀,你的心雄貌不美,哪个贤慧的姑娘肯配你成家?

可怜呀,你本该自由自在去玩耍,可怎奈外人会说闲言与歹话!

蛙儿 好妈妈,别再多说这样伤心的话;青蛙,青蛙,消灭害虫谁能比他!

他的功劳大,

他的品质佳,

千年万载都嘲笑他丑陋,莫非是人间轻视品质,只重貌如花?

谁敢与我为敌,笑我的琉璃眼;我怒目相视,瞪碎了他!

谁敢看我好欺侮,

我鼓起胸膛,准备厮杀!

放心吧,妈,我会越长越英俊,心是金的,眉宇自会露光华!

〔父亲垂头丧气地走来。

父亲 神明不佑寒苦人,头人的威风啊比天还大!

蛙儿 亲亲热热叫声爸,是头人吗?他又欺侮了老人家?

告诉我,告诉我,

我不忍看愁云在你的眉头挂!

快告诉我,快,

我不忍看耻辱、暴力在你的背上压!

都告诉我,告诉我!

我把耻辱、忧愁送还头人的家!

父亲 算了吧!少说话!

你呀,你就是祸根生出的芽!

蛙儿 啊!什么?

老父亲,你,你说什么?

母亲 父子且莫吵,先说心腹话!

头人怎么说?

你怎回复他?

父亲 那头人,头人……蛙 儿 说吧!头人不是神,是神也不怕!

母亲 说吧,我家不欠他的粮,没有借过他的盐与茶!

父亲 都是你,你,不听我的话,不将蛙儿好好藏在家!

头人看见了他,

听见了他说的话!

他问我:为什么刚刚生下不就杀掉,敢将妖怪当作好娃娃?

他问我:为什么不早些去禀告?

他有七星宝剑把妖怪杀!

他说呀:妖魔长大必成患,惹起天怒啊,殃及千万家!

母亲 头人要怎样?

怎样处置神赐的小娃娃?

父亲 头人说,三天内,三天内结果了小青蛙!

不然,不然哪,

他会杀净我们全家!

母亲 拉住我的心上肉,儿呀,不要伤心不要怕!

为娘的迟早有一死,

我情愿一死救娃娃!

蛙儿 妈妈莫惊慌,爸爸不要怕!

紫紧腰间的带,

拿起一枝山上的花,

辞别好双亲。

母亲 儿呀,难道就这样逃出了家?

父亲 老婆子!刀在顶上还不逃走?

难道你愿亲眼看着杀了他?

他走后,头人必来细追问,儿呀,为保全你呀,苦了爹妈!

母亲 儿呀,逃命吧!

不必管我们如何受惩罚!

娘去作些干粮儿带上,好好藏在深山古洞莫思家!

蛙儿 好爸爸,好妈妈,请听我的话:我要啊,谁想杀我,我去寻他!

父亲 傻娃娃,闭上你的嘴,放下你的花!

那头人的厉害你能不知道?

刀枪如林,毒箭暗中发!

你远走高飞还怕难逃命,怎可以找上门去请他杀?

蛙儿 他既要杀我,躲避不如面见他!

他的威风大,

别人怕他我不怕!

丑陋的模样不是罪!

父亲 他还听见了你的话!

母亲 什么话?什么话?

童言无忌,头人干吗害了怕?

父亲 遇见耕田的老夫妇,或是山中放牛的小娃娃,他就乱说:世人不应分贫富,百姓不受官欺压!

他还说,修一条大道通北京,来来往往,汉藏成一家!

蛙儿,回答我,你说过没有这些梦话?

蛙儿 说过!说过!

一点儿也不假!

母亲 蛙儿,宝贝,谁教给你的这些话?

为什么不先告诉老爹妈?

蛙儿 我时常梦见慈悲“地母”,告诉我这三条的就是“地母”老人家!

怕爹妈不信,不敢在家中讲,先去试试老人与牛娃。

父亲 这些话就惹下杀身的祸!

母亲 头人愿千年万代把百姓欺压!

蛙儿 头人难道比“地母”大?

难道说他不愿听的就是假话?

叫声亲爱的爸,

叫声亲爱的妈,

你们难道愿意受欺压,不肯相信“地母”的话?

母亲 “地母”慈悲爱世人,可是呀,千年的冰河何日得融化?

蛙儿 “地母”的语言是蟠桃的芽,百年千年,一代几代,终必会开花!

我们要生儿养女一代传一代,源远流长,流到那东海呀万水之家!

那头人有三个美闺女,天上降落的三朵花。

三朵花中我去要一朵,烧茶作饭伺候老人家。

她生儿,她养女,

代代传说“地母”的话!

父亲 娃娃!红日当空,休再说梦话,哪朵鲜花肯到这苦山洼?

快,快,快去逃活命,我的儿,我的小冤家!

蛙儿孩儿不是说梦话,父子情深不是冤家!

锅儿不漏因有底,

根深的树木开满了花!

我辨阴晴,识冬夏,

我知道,要战胜头人先别怕!

二老休担心,

相信儿的话,

明早青天绣锦霞,

回来的是儿和媳妇并蒂的花!

(边唱边走)我唱着歌儿去,明天,我唱着歌儿回到家!(下)



母亲 (追叫)蛙儿!蛙儿!(蛙儿已走远)

 

第二场

时间 前场后片刻。

地点 头人家里。

人物 大姐 二姐 三姐 仆甲 头人 仆乙 男女仆若干蛙儿

〔幕启:一间相当阔绰的大厅。大姐与二姐闷坐无聊。

大 姐 天下什么最虚空?

二姐 莫非是青山寂寂,花儿为谁红?

大姐 不对!清风吹过香十里,招来呀多彩的蝴蝶,金色的蜂!

二姐 莫不是天上的白云最寂寞,终日飘来飘去西到东?

大姐 不对!白天随着和风翩翩舞,夜晚悄悄地吻群星!

我看哪,唉!唉!

我们姐妹最虚空!

二姐 咱们?既非天上的云两片,又非空谷幽寂花两丛!

身穿天堂苏杭来的绸缎,头戴珍珠日夜明!

大姐 绸缎不说知心话,珍宝啊冷冰冰的不出声!

并蒂花儿不在春天放,转眼哪风雪无情入了冬!

二姐 大姐呀,这番一猜必猜到。

大姐 说吧,快快说与大姐听!

二姐 你呀,痴望着星天暗祷告,但愿那牛郎来会织女星!

大姐 天上的星星我不问,我只盼地上的鸳鸯早相逢!

妹妹不要面红装正经,哪个美女不想早日配英雄?

可叹哪,父亲更爱牛和马,不关心女儿们的好事情!

二姐 可叹哪,父亲更爱财和宝,不关心姑娘们的好事情!〔三姐上,捧着茶具,伺候她们。

三姐 大姐二姐请把茶用,用过了,好去散闷后园中。

大姐 我闷与不闷何劳你在意!

二姐 我们散闷,你好偷懒睡到日西倾。

大姐 (见三姐垂首)不许你低头,暗中诅咒我!

二姐 (见三姐仰头)你是谁?敢怒目相视挺起胸?大

二姐 早晚撕碎你的脸,去掉你的娇媚,只给你留下穷!

〔仆甲上。

仆甲 小姐们,祥风吹动了门前柳,

大 姐 莫非来了求婚的美英雄?

仆甲 大小姐,你的聪明世上少有!

二姐 快说!快说!他带着多少礼品与仆从?

大 姐 妹妹你先少开口,求婚的一定久慕我的名!

三丫头你将这里收拾洁净!

二妹呀,快来帮我重整花容!

好仆人,你去禀告我的父,告诉他换上新衣把娇客迎!

〔仆甲下。大姐携二姐急下。三姐收拾屋中。

三姐 父母双亡无弟兄,举目无亲天地空!

别人家的粮食难下咽!

别人家的衣服暖不到心中!

虽然头人是义父,

我与奴婢地位同!

神给我一张俊秀的脸,苦人的美丽招来恨无穷!

我无暇,也不敢,描眉敷粉,我没有,也不盼,饰锦披红!

可是呀,姐姐们害的是嫉妒病,我无心的一笑啊,她们都说我卖风情!

神哪,一阵清风吹去我吧,那积雪的高山也比这里温暖,多些春风!

在那里,我拾取松枝燃起火,烹些雪水甘且清!

在那里,我会昂首高歌与长啸,唱得那云霞含笑天地明!

不再看这里男女的丑嘴脸!

不再听这里的肮脏的数钱声!

再没人待我如牛马,

我自己操劳,热汗哪融解了千年的雪与冰!

〔大姐、二姐回来,都顾影自怜,作出各种娇态。

大 姐 祥风吹到家门口,吹开我身上每个小毛孔!

看,衣裳发光彩,

他的气度可象贵人,英武雍容?

体儿倍玲珑!

求婚的贵客呀,留神,不要睁大了眼,留神我的光彩闪得你双目微微的疼!

进来吧,别怕手足失措,忘了礼貌,我会原谅你,我的美呀你神人也会似醉如疯!

二姐 姐姐呀,你的自信超过自知,跟我比比吧,谁的眼比夜明珠更明?

谁的桃腮与俏眼,会在微笑里,斟酌着透露浅意或深情?

姐姐呀,我决不与你争爱夺宠,可是对不起,我的美丽自自然然使你拜下风!

大姐 不要向我夸海口,省得呀,我的胜利叫你难为情!

(转向三姐)你还在这里干什么?

难道说相女婿的事儿你也敢竞争?

三姐 唉!你的怒容我看惯,息怒吧,把求婚的吓坏,好事难成!(下)



二姐 呸!呸!

〔仆甲、乙引头人上。二女施礼。

头人 求婚的是老还是少?

带着多少礼物与仆从?

仆甲 很难辨出老或少,独自一个没有仆从。

头人 你怎么越活越糊涂?

一个穷汉也值得我出迎?

仆甲 不是我大胆惊动你,客人说呀,你不接见就是大不敬!

头人 不敬?不敬?什么人这样大胆狂妄?

去,去告诉他:惹恼了我呀,手下不留情!

大姐 且慢!亲爱的父亲莫动怒,等我慢慢把事问清。

老仆啊!那客人的相貌是丑还是俊?

仆甲 他的相貌世上少有!

二姐 父亲哪,你不出迎我去迎!

头人 没有我的吩咐,谁也不许动!

大姐 老仆啊,快说,他到底怎样与众不同?仆 甲 他的脸,

大姐 脸怎样?

仆甲 比雨后的松针多着三分绿!

二姐 绿叶正好配花红!

仆甲 他的眼,

大姐 眼如何?

仆甲 两颗呀琉璃巨珠光四射!

二姐 噢!目光炯炯是英雄!

仆甲 他的嘴呀,

大姐 什么样?

仆甲 嘴角一直通到双耳!

二姐 哎呀!奇人奇相有奇能!

头人 算了吧,分明这是小青蛙,前来送死,我叫他活不成。



二姐 青蛙?青蛙?敢来求婚,三丫头,小妖精!快来!快来!

〔三姐急上。



二姐 你配青蛙正好妖精爱妖精!

头人 叫那找死的进来吧,自取灭亡,莫道我无情!

〔仆甲下。

仆乙 主人,他既敢来必定有本领!

头人 叫男女仆从执枪仗剑速到前厅!

仆乙 下面听着:主人传唤齐进见,各持枪刀与弩弓!

〔众仆上。

众仆 晴天白日处处安静,并无匪盗来进攻,

主人犯了什么病?

叫咱们拿刀动杖带弩弓!

你吃粮,我们种,

你烧柴,我们供,

我们的手脚都为你劳动,还叫持刀拔剑替你行凶!

送了我们的命,

尸骨哪,抛在多鹰的野山中!(行礼)

参见主人公,

请你下命令!

头人 弓上弦,刀出鞘,准备厮杀灭妖精!

众仆 我们会干活儿,还没学会捉妖精!

头人 紧紧护着我,不许多出声!

我一抬手,说声“蛙”,你们就进攻!

〔仆甲引蛙儿上。大姐、二姐惊慌后退。三姐不动声色。

蛙儿 手举山中一朵花,蛙郎来到头人家。

头人哪,你的闺女该出嫁,给我哪个请你快回答!

头人 嘟!嘟!嘟!说什么我家女儿该出嫁,嫁谁也不嫁给小青蛙!

我正要捉你除祸害,

你来找死,别怨我将毒手下!

蛙儿 丈人你说哪里的话,谁见过喜气临门却把女婿杀?

头人 谁是丈人?哪个是女婿?

蛙儿 就是你、我,咱们俩!

头人 小小妖魔太放肆,口出狂言,胆敢将我来戏耍!

仆从们,仆从们,(抬手)

蛙!蛙!蛙!

〔仆从们刀枪齐举。

蛙儿 (举起花来)你有刀枪我有花,你那里蛙!蛙!蛙!我这里哈!哈!哈!

〔头人的手不能落下来,仆从们亦不能动。

头人 啊?啊?啊?小妖真地有妖法,气得我要咬碎了牙!(用力摇动胳臂,仍不能落下)(改变态度)哎呀呀,体面的青蛙郎啊,你爱闹着玩,我将你戏耍,你若好意来求婚,

叫老丈人的手儿先放下!

蛙儿 无理的手啊总想伸掌将人打,和善的手啊愿将别人的手儿拉!

放弃你的毒狠与杀机,我叫你高扬的手臂从容落下!

头人 青蛙郎啊,不要误解我,我的心慈善,我的手连一只鸡儿也不肯杀!

蛙儿 你的唇上有蜂蜜,心中却是毒蛇的家!

好吧,先把手放下!

说真话吧,我最恨的是虚假!

头人 (放下手,仆从们亦收回刀枪)亲爱的青蛙郎啊,听我几句诚恳的话:

你要牛,我愿给你四五头,你要马,我愿给你两匹雪白的马!

请你不要再提求婚的话,你想想,我的女儿怎好配青蛙?

蛙儿 不要你的牛,不要你的马,只要你家中的一枝花!

我的双亲年年头上添白发,为孝养他们,我须早成家!

头人 (又渐渐强硬)你年幼不分好和歹,我越退让,你会越自大。

告诉你,并非你一哈哈,我的手软放不下;实在是刚才忽然臂上发了麻!

蛙儿 幸亏发麻难落下,要不然我的身首分了家!

谁不知你是这一方的小皇帝,你要杀谁就去杀?

头人 他既知我是小皇帝,你,丑陋的小东西,怎配当驸马?

好好地给我滚出去,

饶你不死,全因我的度量大!

蛙儿 我比你的度量还更大,饶恕你无礼,急等你的最后回答!

头人 去!去!去到池塘高声唱,你会找到个大眼大嘴的女青蛙!

蛙儿 这是你的最后的话?

头人 不!最后还有一个“杀”!

蛙儿 你的话好笑,我就笑哈哈!

头人 任凭你笑,任凭你哈,决不容你妖言惑众说疯话!

蛙儿 你听着,我要高声笑,吉祥的事啊理当笑哈哈!(狂笑)

哈哈!哈哈!哈哈!

〔屋子震动。头人遮上双耳,身子左右摇摆。大姐、二姐亦遮上耳摇摆,三姐不动。仆从们很快地左右摇摆,如逢地震。

头人 快快停止笑!

快快停住哈!

我的心飘荡,

我的眼发花!

我答应,我答应,

彩凤嫁青蛙!

〔蛙儿停笑,众安静下来。

头人 大闺女呀,大姑娘!

你的岁数大,理应先出嫁,你的心地好,

知道孝敬老爹妈!

你去,你去,

欢欢喜喜嫁给他!

大姐 父亲哪,门当户对我愿早出嫁,不等你催,我骑上快马飞奔婆家!

我可是不能把这鲜花一大朵,不插花瓶,却在粪上插!

头人 姑娘,姑娘,救救我,我给你金银锦缎和牛马!

大姐 你爱金银与牛马,我爱情郎俏似花!

你怕这绿脸的小怪物,我有护身神符不怕他!(抓起桌上的杯子,向蛙儿掷去。飞跑下)

头人 青蛙郎啊,看我多诚实,愿把女儿嫁,丝毫不虚假!

怎奈姑娘不点头,

作父亲的慈心啊不许我强迫她!

我赏你一斗金,赏你一斗银,好好地回去待奉老人家!

蛙儿 大姐刁怪难作贫家妇,那厢(指二姐、三姐)还有两技花。

头人 青蛙郎啊,听听我的话:欺侮人哪莫要欺到家!

蛙儿 若讲欺人你是能手,你那饮血的枪刀专将好人杀!

求婚若是难如愿,

我会哭喊,哭喊到夕阳烘晚霞!

头人 你的怪笑声刺耳,你要啼哭我不怕!

淘气的孩子善哭啼!

哭到了力尽筋疲啊,太平天下!

蛙儿 我就试一试,看你怕不怕,

看谁先力尽筋疲,

说好话。(哭啼)哇!哇!哇!

〔天旋地转,众人皆就地转圈。

头人 青蛙郎!青蛙郎!

快快收住泪!立刻别再哇!

天地搬了家,

房屋要倒塌!

别再哭!别再哭!

哭声比笑声更可怕!

〔蛙儿停哭,大家安静下来。

头人 二姑娘!二小姐!

你快行好救命吧!

快快步上前,

接过他的花!

我将一半最好的田,

我将一半肥牛和骏马,分给你,分给你,

只要你肯嫁给他!

你吃的好,穿的好,

就会忘了他的丑陋与卑下!

几时你心中不自在,

骑上骏马来住娘家!

二姐 我比大姐多着几分美,她若是杜鹃花儿我是山茶!

大姐既然不肯去,

父亲如何逼我嫁青蛙?

即使我愿低头遵父命,怎奈呀你的尊严定要红日依山下:头人的爱女配与小青蛙,你还怎么夸口威风大?

人人都会在你身后指指点点,拿你呀当作酒后茶余的小笑话!

头人 姑娘有见识,姑娘眼光大!

二姐 青蛙,青蛙,放弃贪心吧,我永远永远不会将你嫁!

我不屑将你打,

不屑将你骂,

你若知道好与歹,

青蛙呀,赶紧蹦蹦跳跳转回家!(下)

头人 你看!你看!不是我固执,怎奈姑娘看不上小蛤蟆!

回去吧!回去吧!

我派四个仆人送你回到家,拿着粮,拿着油,

拿着够吃半年的盐与茶!

蛙儿 不要你的粮,不要你的茶,

我今天必须,必须

递出手中的花!

你怕我的笑,又怕我的哭,惹恼了我呀,我会哈哈、哇哇,双管齐下!

三姐 青蛙郎啊,你莫哇哇地哭,也莫笑哈哈!

我愿随你去,

请你递过手中的花!

头人 住口!没有我的话,看谁胆敢自己找婆家!

你的命儿苦,

劈柴磨面用处大。

我宁愿舍去几头牛,

决不许你早出嫁!

蛙儿 她是一朵自由自在的花,她要出嫁就出嫁!

大姐刁钻二姐坏,

请你留着两个小夜叉!

三姐呀,我爱你容颜美,不假脂粉秀如花!

我更爱你的性格儿好,不耻嫁到苦人家。

献上我的心,

献上我的花,

咱们携手回家去,

乐坏了我的慈善老爹妈!(献花)

咱们走!

三姐 走!走!我愿跟你走!

这里呀是我的监牢不是家!

你的好话打动我的心,我就渴望不分贫富,不受欺压!

蛙儿 我家虽寒苦,恩爱不缺乏!咱们走!

三姐 走!走!我愿同你走,有恩爱的地方才是家!

头人 站住!你走!你走!

我不给你一颗种子,一根头发,看你用什么去充饥,

看你拿什么过冬夏!

蛙儿 双手是我们的传家宝,

三 姐 种地、砍柴,也折花!

蛙儿 我们的热汗滴湿了土,

三 姐 既收粮食又收麻!

蛙儿

三姐 你只知道爱黄金,黄金有价,爱无价!

青山许我们去开荒!

我们并肩劳动,汗珠儿更比珍珠大!

我们会养牛,我们会养马,不辞劳苦呀,我们连天神也不怕!(往外走)

头人 站住!我允许你们去成家,只要你们不再说怪话:什么修路通北京,

什么不分贫富,不受欺压!

蛙儿

三姐 我们高兴说,大家愿意听,谁能拦住百姓说真话?(又走)

头人 站住!站住!你们敢再走一步,我的毒弩一齐发!

蛙儿 难道你忘了我会哭,我会笑?哇哇!哈哈!

〔头人等皆不能动。

蛙儿

三姐 再会吧,再会吧!

走出这阴暗的肮脏的小朝廷,红日清风天地大!(下)

头人 哇呀呀!哇呀呀!

我的心气碎!肺气炸!

今天放走小青蛙,

有谁见我还害怕?

追!追!追!

追上他们刀枪齐下!

〔外面蛙儿的声音:“哇哇!哈哈!”头人怒目,但不能动。

 

第三场

时间 秋收之后。

地点 蛙儿家外面。

人物 仆甲 大姐 二姐 三姐 父亲 母亲 蛙儿〔幕启:景如第一场,但屋子靠后一些。靠近台口,大树数株,左右都有小道。中间一小道,通到蛙儿的家。屋子增加了一间,原有的两间也修理齐整。屋外堆起新的禾草,时时有牛羊与鸡鹅的鸣声。不问可知,蛙儿家的生活比以前好多了。

〔仆甲引大姐、二姐上,往蛙儿家走。

仆甲 头人一定猜的对:三姐出嫁必后悔!



二姐 她怎能不后悔?

食无粮,眠无被!

破烂的洞房中,

共枕伴蛙睡!

乘着她后悔,我们哪,费几句好话儿叫她知难而退:劝她乖乖地转回家,

依旧作奴婢伺候我姐妹。

剩下丢了老婆的小青蛙,气也气个死,活着更无味!

他若是一时死不了,

头人会给他千百个死亡的好机会!

仆甲 (看见小屋,惊异)哎呀不对!哎呀不对!看(指),三姐并没有活受罪:破烂的房屋修整齐,

一间新屋绿树如屏山作背!

(牛羊等鸣声)听,家禽人畜唤秋晴,丰衣足食的乡村风光与风味!

姑娘啊,回去吧,

三姐的光景好,没受罪!

纵然万语千言,字字甜如蜜,恐怕呀,她也不肯意转心回。

大姐 她受罪,正好劝她早回家;她享福,哼,我施巧计将她毁!

她命里注定该当作马牛,她自在逍遥就是犯罪!

小青蛙,狂妄的小妖魔!

必须早日铲除,不许他作祟!

快走,老仆人!三姐好比小飞蛾,我们会将蛛网织在她屋内!

〔三姐手提乳桶,唱着由旁边走来。她更健美可爱了。

三 姐 秋高气爽牛羊肥,勤俭持家生活美!

(看见她们)啊?姐姐们怎么有闲情,不嫌地僻山高来看小妹?

大姐 山高挡不住姐妹的爱,

二 姐 地僻拦不住马如飞!

大姐 我们日夜思念好三妹,

二 姐 梦里啊呼唤你千万回!

大姐 想到啊你受饥寒姐酸心,

二 姐 想到啊你不快活姐落泪!

三姐 多谢大姐与二姐,我婚后的生活比婚前美:不劳大姐多关心,

不劳二姐代落泪!

我们一家恩恩爱爱,

同心协力,人旺畜力肥!

姐姐呀,即使我再苦上一千一万倍,宁死也不去作奴婢!

现在啊,每日里清风吹送我的歌声,我相信,青山明月听见也心醉!

大姐 三姐呀,随我们回去吧,头人想你彻夜难安睡!

三姐 他呀,想我如想失去的一头牛!

二姐 你这么说话就造了罪!

头人关心你快活不快活,头人关心你洗面用水还是用泪!

三姐 请你们替我告诉他,我每逢回想过去才落泪!

大姐 三姐不要太无情,叫我们的善心如白费!

即使你有吃也有穿,

你的丈夫可是三分象人七分倒象鬼!

头人为此日夜愁,

也急坏了我们两姐妹!

你想啊,哪个新妇不愿夸新郎,只有你,提起新郎就含羞带愧。

三姐 我为什么羞?为什么愧?

蛙郎的貌随心田美!

他敬双亲他爱妻,

他爱牛羊与山水。

他爱山中的每朵花,

不肯损伤一根蕊!

他不辞劳,不畏苦,

他一边歌唱一边抡动锄与锤!

二姐 三姐你是迷了心,分不清哪是丑陋哪是美!

三姐 什么是美?什么是美?

难道就是皮鞭打烂别人的头与背?

大姐 三姐你夸丈夫美,不过是嘴上刚强,心中却后悔!

你可敢同他去出游?

你可敢携手同他去赴会?

三姐 告诉我要赴什么会,准叫你看见手拉手儿我们一对!

二姐 秋收已过谢神恩,百里之内老少男女齐赴赛马会。

姑娘们打扮得比花更美,环绕着英俊的骑手啊歌传情,舞姿媚!

你的蛙郎可敢去,

疾驰骏马放光辉?

你可敢当众给他牵着马,叫声绿脸情哥呀,祝你得胜归?

三姐 (低首思索)……

大 姐 三姐呀,你若没有衣装去赴会,姐姐借给你,锦衣成套,珠翠成堆!

三姐 红莲不靠胭脂染,红颜不靠装饰放光辉。

二姐 到底你敢去不敢去?

证明你并不口是心非。

大姐 二姐,不要逼她强点头,叫她难过,嘴硬心中馁!

三姐 我心口如一爱蛙郎,我敢陪他并肩携手去赴会!

二姐 不幸啊,蛙郎若从马上掉下来,跌碎了玻璃眼珠哪里去配?

大姐 是呀,眼珠易跌碎,跌碎不好配!

三姐 你们心里没有一个好念头,你们的舌上有毒,唇污秽!

恕我不让你们家中坐,再见吧,你我相逢在赛马会!(含怒往家中跑)大

二姐 哈哈,三姐中计冒了火,哈哈,青蛙必定去赛会!

快快回家禀老父,

青蛙赛马必跌碎!

拔去父亲的眼中钉,

老人家必定厚酬我姐妹!

大姐 事不宜迟,叫他三分田与财,你,我,他各得一份,公平分配!

二姐 叫他立下字据来,那就是你我应得的嫁妆费。

赛马会上你我找情郎,有情,有财,你我比天仙美十倍!

仆甲 那边来了蛙姑爷,上前迎接还是后退?

〔她们急藏在树后,仆也藏起。蛙儿与父母各执农具自田中归来。

父亲 蛙儿呀,这几天为什么笑声少?

莫非身上不舒服?

母亲 莫非是恐怕头人未息怒,找上门来图报复?

蛙儿 双亲哪,儿已是成了家的人,理应当少贪游戏多辛苦!

母亲 金鸡未唱你起床,日落西山你手脚不停住,你已够辛苦,

操劳勿过度!

蛙儿 妈妈呀,我虽早起晚睡多辛苦,可是啊,我的力量还不足!

前几天,又梦见了慈悲“地母”,给我指出光明路。

父亲 莫非还是那三条?

蛙儿 是!一叫世人不再分贫富!

二叫百姓不受官欺侮!

三是一条大道通北京,有无相通,汉人与我们万世永和睦!

母亲 感谢神明,慈悲的“地母”!

做到这三条啊,人人都在天堂住!

父亲 蛙儿呀,“地母”还有什么新嘱咐?

蛙儿 叫我呀,先把精力养十足:日行千里不疲劳,

雪地冰天不觉寒苦,

天南地北逢人说,

说这三条光明路!

父亲 可是呀,百姓和头人心不同,头人必将你拦阻!

蛙儿 所以呀,我才应当操劳再操劳,养足力量,穿山越岭如猛虎!

〔三姐跑来。

三姐 父亲母亲请去用饭,饭后啊请你们休息一下午!



母亲 贤孝儿媳多么可爱,真是我呀我二老的掌上珠!(下)

三姐 蛙郎,蛙郎,我问你,赛马会将到,你可以驰马赛箭邀神福?

蛙儿 好三姐,容我想一想!

三姐 想一想?噢,噢,莫非你怕相貌丑,姑娘们不给你欢呼?

我会用尽全身力,

喊破喉咙,我给你欢呼!

蛙儿 好三姐,的确真心热爱我!

三姐 我爱丈夫正如你爱我这小媳妇!

好,好,你我携手去,赛马会上叫千人万人认识我的好丈夫!

蛙儿 三姐容我细细想一想!

三姐 难道你失去勇敢变成懦夫?

蛙郎,去吧!去吧!

携手同行,堂堂的小夫妇!

你常言:“打算得胜先别怕!”

我们藏躲,头人的锐气足!

大姐二姐刚才来看我,想必是测探虚实面善心毒!

蛙儿 我,我,我……

三 姐 为什么迟疑不决,吞吞吐吐?

为什么叫我伤心想啼哭?(掩面跑下)

蛙儿 三姐莫伤心,我去,我去!

好好地商量切莫啼哭!(追下)

〔大姐等从树后探头,轻轻地出来。

大姐 二姐你可听清楚?

二姐 还是那三条催命符!

大姐 没有穷没有富,谁去享福谁受苦?

二姐 百姓不受官欺侮,作官还有什么好处?

仆甲 一条大路到北京,逛逛北京真舒服!



二姐 呸!呸!头人本会作买卖,干什么有无相通修大路?

青蛙青蛙的确是妖魔,咱们赶快回家禀告老父!

请他快快想出计千条,别等青蛙闹得天翻与地覆!(同下)

下一页